李普瑞斯特:基础训练动作的重要性
2019年11月5日
征战阿联酋,中国队2019IFBB世界男子健美锦标赛再创佳绩
2019年11月11日

经典回顾:扒一扒1980年代的健美时尚

20世纪80年代,一个神奇而浪漫的年代,大量新鲜事物迅速填满了生机勃勃中国社会,大众既有突如其来的想要撕裂一切看个明白的冲动,也充满义正言辞为保守主义摇旗呐喊的热情,矛盾从未如此在这个时代中同时迸发。在冲破阀门的思想与文化浪潮洗礼下,急于弥补信息空白的民众对美的追求无限向往。

一张裸女壁画拉开的时代审美序章

1979年10月,北京首都国际机场的航站楼内刚刚创作完成的一副壁画惊动了世人。这幅题为《泼水节——生命的赞歌》的作品,高3.4米,长27米,画面中出现了三位裸体沐浴的傣族少女赫然冲击着人们的眼球。

壁画出现后一个多月里,首都机场门前的广场上停满了载客前来参观的大巴。人们涌进裸女人体壁画所在的餐厅,迫不及待地一睹究竟。关于壁画的讨论也逐渐升级,一直到引起了高层的注意。邓小平等领导人机场参观时,对此幅壁画创作给予肯定。

海外媒体称:中国在公共场所的墙壁上出现了女人体,预示了真正意义上的改革开放。当时正在内地投资的霍英东说:“我每次到北京,都要先看看这幅画还在不在。如果在,我的心就比较踏实。”

很多人并不知道,如今看起来是如此稀疏平常的人体艺术,当年却备受争议,甚至惊动了国家领导人,邓小平亲自给过肯定意见,李先念点评过。

一幅原本普通的壁画,被赋予了政策风向标的特殊含义,也带来了意想不到的争议。有关方面为了平息有些批判者的怨气,画最终还是被挡了起来。先是在1980年加了个纱帘,好像给裸体女子穿了件衣服,后来到了1982年又用三合板挡上,这一遮一挡整整持续了十年,3个浴女被关在三合板背后不见天日,首都机场壁画事件似乎是以一方胜利一方失败而告终。一直到1990年9月,北京亚运会开幕前,这幅壁画才得以“原形毕露”。

从某种意义上说,首都机场这一壁画不仅是难得的美术作品,更是具有见证中国改革开放历史意义的重要文物。

一本杂志和一个时代的温度

在小心翼翼地遮挡与窥探之间,1980年代的时代旋律裹挟着人们急需求新的审美情趣悄然来临。

在那个奔放的,怪力乱神出没的,保守与开放齐飞的年代,电视尚未普及、更不知互联网为何物,人们获得美以及更多了解外面世界的渠道,大多靠的是电影和杂志 。

1980年是《大众电影》复刊的第二年,第五期封面女郎张瑜,在《庐山恋》中扮演女一号周筠,这部电影号称是中国第一部吻戏,而张瑜正是凭这部《庐山恋》,成为上世纪八十年代观众心中的”梦中情人”。更厉害的是,据统计,张瑜在这部短短82分钟的电影里,竟然换了43套服装,引领了时尚潮流,一度成为八十年代中国广大女性的“时装导师”!

张瑜的走红,也带火了明星泳装照片及泳装挂历开始流行▲

西游记中饰演女儿国国王的朱琳泳装照▲

1980年底,考虑到人们追求美好生活的愿望,《体育报》副刊部的编辑们决定创办增刊《健与美》,内容以健康为主,涵盖生活中方方面面的美,比如服装、家居、外貌等。请书法家费心武题写刊名后,大家开始利用业余时间搜罗编发稿件,于是,《健与美》在这一年问世了。

1980年《健与美》创刊号,封面女郎是当时就读于北京体育大学健美操专业的学生,由《大众电影》的摄影师拍摄。

 

《健与美》杂志书法体刊名

前几期属于自办发行,大家还曾推上自行车,把杂志捆在后座上,推出去卖。没想到特别受欢迎,几十万册一销而空。第4期的发行量竟达到150万册。   当时,人们的思想被禁锢许多年之后,突然放开了,大家希望追求美,又不知从何追求,《健与美》对大众来说,简直就是久旱之甘霖。但是,如何把握“美”的尺度,社会上存在广泛争议。

《健与美》曾报道了香港当红明星夏梦的饮食和穿着打扮,便被某些人指责为宣传腐朽的资产阶级生活方式。现今中国著名眼外伤专家宋维贤,当时还是位刚参加工作不久的年轻人,在《健与美》上发表了一篇文章,介绍双眼皮手术,曾引起轩然大波,《北京日报》发表了相关文章展开讨论、加以批驳。而编辑部的编辑们认为,刊物提倡健康和美丽,不违背改革开放的精神,坚持了下来,使《健与美》免于夭折之殇。

发黄的旧杂志如同往昔时光的藤蔓,顺着它们细细回忆,一个时代的审美情趣和流行风尚再度浮现眼前。在那个没有后期修图、没有互联网的年代,《健与美》杂志的诞生真切地展现着刚刚迈入改革开放的中国社会的时代风貌和精神追求,也从很大程度上引领和刷新着大众对身体之美、服饰之美的重新认知。

健美:光明正大的时代追求

横冲直撞的80年代,思想没那么自由,批判从未远离。急于弥补情趣空白的民众对美的追求无限向往。顶着主流声音的指责,追求时髦的小青年们开始哼唱悄然流入的被视作靡靡之音的港台歌曲、带上蛤蟆镜、穿起喇叭裤、健美裤照猫画虎跳起霹雳舞、贴面舞,从身材到服饰,无一不是在向这个时代宣誓个性的解放。

八十年代的北京午门城墙下,每到晚上都会聚集起很多年轻人围观弄潮儿们的霹雳舞表演

喇叭裤、夹克衫、蛤蟆镜是当年的时尚标配

充满激情又纯情的年代,学跳集体舞开始成为文娱生活的重大版块

同一时期,老百姓开始热衷练起了气功、大多为健身、延年益寿、祛病强身等功效。不过随着气功的日益流行,这项80年代国民运动被赋予了各种神乎其技的特异功能。

减肥,也许是跨时代的刚需

在充斥着理想主义和浪漫主义的时代背景下,健美运动的时兴无疑是一针强有力的兴奋剂,真切刺激着人们麻木已久的视觉神经。

从遮遮掩掩的指缝间窥探开来,健美的形体被大众开始接受和追逐。

1983年6月3日至4日,首届“力士杯”男子健美邀请赛在上海卢湾区体育馆举行,开创了中国举办健美赛事的先河。赛事受到了社会各界的重视,这届比赛后国家体委派人正式参加了国际健美联合会的年会,并出面邀约专家来华交流。时任国际健联主席的本·韦德欣然受邀。

1985年,国际健美联合会主席本·韦德专程到访中国观摩了第三届力士杯健美比赛

至此,这项起源于西方世界的运动开始正式出现在中国大众视野并以星火燎原之势迅速风靡开来,让中国民众开始光明正大的审视和追求人体之美,与此相关的一切潮流元素成为竞相模仿的对象。

比如一些之前被认定为“禁物”的服饰与造型。

如果要评选1986年的年度热词,“比基尼”绝对会榜上有名。

当年在深圳体育馆举行的全国第四届“力士杯”健美邀请赛,因为中国女运动员第一次按照健美赛国际规则,身穿“比基尼”参赛,此举轰动全国,震惊世界。

拓展阅读:经典回顾|32年前,“比基尼” 给中国民众带来的惊天震撼!

关于中国的首次比基尼登台亮相,其实最早出现在1985年的哈尔滨市举办的第二届健美比赛中,当时年仅22岁的轴承厂工人孙恒,以《健与美》杂志上的国外模特图片为参考,自己设计出比基尼赛服的样式和尺寸后,拿到哈尔滨市针织厂经过反复改工才制作出一套黑色的“三点式”比基尼,成为中国第一位穿着比基尼登上比赛舞台的女运动员。

30年前国内上演首场女子健美比赛 观众看比基尼选手像开洋荤

孙恒穿着自制的比基尼在舞台展示健美造型

在改革开放初期,“三点式”登上了大雅之堂是爆炸性的大事件。三年之后的1989年,内蒙古电影制片厂以这一事件为原型出品了一部名为《哈罗,比基尼》的剧情片,影片讲述了中国体育界决定举办首届健美大赛,工厂女工苏美华赶制了一套比基尼泳装,穿着它展示给健身房的男女同伴,受到大家的称赞,并夺得大赛奖牌的故事。

在开放风气洋溢的当时,将人体之美称现在银幕之上,电影内容及呈现手法无疑都是对大众世俗眼光的一种挑战。对于中国的电影还是非常稀缺的。也只能在那个年月,让大众见识到了太多的惊世骇俗。

与当年的简陋粗糙的面料相比,现在的动辄上千元、五彩斑斓比基尼赛服无疑体现了健美运动在时代中的飞跃发展

彼时的美国健身类媒体,已经开始刊登专业的比赛赛服广告,围绕健美赛事出现了一条完整的周边产品体系。甚至连美黑设备也逐渐从专业领域走向普通民众的生活中。

健康匀称的体格,以及大腿、胳膊锻炼出的肌肉线条,让人们对于瘦但具有力量的美格外青睐。一直时髦到现在的Legging,正是80年代肌肉线条美的产物。

相比之下,从海外流行过来的“泡面头”就显得更为亲切友好,自然蓬松的小卷放到现在也是复古时尚度UP

1986年,天安门广场上的一对打扮入时的恋人

80年代末的中国,伴随着健美操这种新兴健身运动的火爆,几乎每一个爱美的女性都会有一条健美裤,作为当时流行与时髦的象征,风靡整个中国。几乎所有女性,无论年龄、身材、人人都穿,大街小巷出现前所未有的统一和高调。

“时尚”一词已是这个世界的潮流代言词,她纷繁复杂、丰富多彩,并且与人们的衣食住行有了密切的联系。

时尚其实在这个时代而言的,不仅仅是为了修饰,甚至已经演化成了一种追求真善美的意识。自改革开放以来,中国人民的生活得到了翻天覆地的改善,一些新鲜前卫,我们原来所不敢想不敢做的事物都出现了,并变得日益普及,什么都讲究时尚,时尚于人们绝不次于吃饭睡觉的重要性。

一个社会的进步,首先是人们的思想在进步,伴随而来的是精神面貌也在进步。纵观改革开放的40年间,每个年代的人们对流行美的理解都在悄然发生变化,因特定的社会环境而进化,通俗来讲,穿衣好看风度好、气质佳成为了每个年代对于外在美的最直观印象所推崇,而拥有一副好身材是物质发达后越来越多的中国人追求精神富足的最基本标配需求。

八十年代的诸多潮流符号留给这个民族别样的记忆与感怀,在文化生活的方方面面,一些人,一些事,一些现象,看似各自孤立,却共同承载着国人的几多悲欢离合,健美的时尚潮流也从一个特定的角度见证着人们观念的从旧到新、从无到有、从禁锢到解放。

发表评论